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木桩情缘缘
#终于疯了的产物
#ooc!!

我是太和桥上的木桩,

练武专用的那种。

一年四季从子时至亥时风雨无阻地立在这里,任由武当弟子用斩无极变着花样狠狠揍我,而我也不能还手,因为我只是个木桩。

如果突然跳起来打人,很可能会被说是木桩成精,然后以建国后不许成精的理由打回成数据消散。

呵,谁说数据不能有意识的。

哪怕我是个木桩。


我以为我的木桩生涯会一直日复一日重复着直到这个游戏热度消下去,抱着彻底养老心态挨打的计划,却在有天猝不及防被人打乱了。

这个脑子看起来出了点问题的是个云梦,修为平平但脸长得也算周正,要说唯一的不妥可能是似乎有点神志不清。

会有人对着木桩絮絮叨叨说好多吗??
就算有,绝对没人会最后盯着木桩嘿嘿一笑再补上句“我觉得你挺眉清目秀的”吧?!

哎哟遇上神经病了…
真是吓得我木把手差点掉一个。

而后她定定立在原地许久,面对着我悠悠叹口气索性打起坐来。太和桥本就鲜有人在,却又是路过金顶的必经之地,路过行人策马飞奔而过,却没有一个像她驻留于此这般久。

“好在这里没什么人…”

她开口,声音淡得听不出情绪。

“要不就当你是我情缘缘吧反正我不可能会有了。”

唉行行行你说什么就什么我又不能跳起来喊不行。

“嘤,你好冷淡居然只会回应'……',哭哭。”

我作为个木桩还要怎么回应你啊??啊???

眼睁睁看着她称谓变成「单身久了」「看木桩都觉得眉清目秀」不由打心底长叹一声。

她就这样在我旁边挂机下线了,姑且当做说笑吧有谁会把这种事当真呢,我是这样想的。


新活动的复活点在太和桥,久违的热闹吵得脑袋发涨,怀念往日的冷清而唏嘘不已。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没看到熟悉的人影。

嗯…没来啊,我说什么来着…年轻人……

想法未落,人群中冲出一个来势汹汹的身影,一个漂亮大轻功伴随着荧光闪烁的蝴蝶纷落,稳稳当当落在我身旁。

打脸就如同暴风雨,来得如此之快。
唉…脸疼…

“我画了和你的同人……!”

“想了想实在没办法给你送礼物…我去世界刷个喇叭吧?”

????疯得不轻啊??

樱瓣随风纷落,轻柔似梦境。
「我永远喜欢我的木桩情缘缘,虽然他很冷淡,但我就是觉得他眉清目秀的。」
……
梦啊……

围在我周围围观的人愈发多了起来,我看见她笑着向人介绍着我,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我做不了什么,因为我是个木桩。
但……

『透过我』

『你到底看到了谁呢?』









*神志不清。
在太和桥木桩那蹲的很多人都眼熟我了……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