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死于练笔。
tan90º……水溶性针管笔太难了

【杀戮】病态

#杀戮天使

#Danny医生相关

#我男人我爱他x

Danny医生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的笑颜星灵掺杂着温润如水的暖意,厚重镜片下的双眸时常略带温吞感予人安心。

除了义眼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不合。

Danny医生喜欢Rachel,外人殊不知内因却是Rachel那双遭遇变故后,如沉寂的死水一般满是绝望的双眸,深深吸引了他。

和母亲故去前的眼睛一样。

让人着迷。

Danny医生对情感愈发无法抑制,深入骨髓,蛊惑人心。

终究

得不到回报。

“哈哈哈Rachel……我本以为……你只要带着绝望活下去……”

他腹部遭到创伤的部位渗出暗红色已有干涸趋势的血痂,失血过多而造成面色不佳,甚至有着惨白的意味涵盖其中,白大褂清晰可见血迹斑驳,刺人眼眸。

Danny永远想不到,所中的第一枪来自Rachel。

他不明白。

也不敢去明白。

他手指微颤使所持地枪支也随之颇有频率地抖动,却始终没有扳动扳机的念头。

“哪怕我死了……也是没关系的……”

Danny凉薄的唇瓣被自己犬齿烙印下齿印,牙尖刺破处有着微腥的铁锈味渗入唇齿间,他灵巧地用舌尖舔舐视线却始终未有分毫的规避,端正枪口位置伺机而掰动扳机。

“可是现在我错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Rachel的不好呢。

那双绝望的蓝眸

只要看着我一人就好了哦?”

青年噙着笑意启唇比出口型,万年不变的笑颜反而带着几分寒意,象征性轻轻嗓再度下令一个简单的词藻。

“bang——”



*爱到深处自然黑。

【速度松】练笔

#舞

#挖坑不填的长篇

#理论上的长篇(。)


松野轻松的确不喜欢跳舞,柔软自然舒展的姿势搁他身上就变得格外硬邦邦,像块烙铁被人强扭着一般。

由此被自家末子嘲笑的体无完肤,借机也被讽刺出新称号,像『又土又宅却不会跳舞的处男轻喜撸』诸如此类长而绕口的迷之绰号。

谁规定偶像宅一定会跳舞的。

打call和宅舞又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至少轻松是这样想的,他喜欢偶像喵酱似乎是众所周知的,即便是面对面询问所爱的缘由,回答也仅仅是片刻的犹豫以及不明所以的“因为可爱所以喜欢啊!”

貌似很有道理,竟然无言反驳。

轻松想,这辈子看着喵酱在舞台上而他在台下为她挥洒汗水,就足够了。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一张海报清清楚楚展露在他面前时,视线全然被『参赛胜利者有机会与喵酱同台』所吸引,此刻轻松眼里已经容不下他物了。

同台?

同台!!

离喵酱最近距离的地方!

必须要赢!

“好好看看参赛须知好吗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笨蛋的哥哥。”

椴松视线游走直到打量完那张已经有些皱皱巴巴的海报后,这才抬眼看了看端坐在对面的人,轻松只有在不得不拜托别人低头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乖巧。

“你眼里是只看到了双人舞而没看见这个吗?”末子俯身险险将海报贴在人脸上,手指轻点一个极其不起眼的角落处。

『限一男一女』

谁会把这么关键的信息搁在这种地方啊?!

“没办法了……”难得一见三男如此正襟危坐的样子,“那就麻……”

“别想。”

被干脆利落的回拒了。

“……totti,考虑一下?”

“我对你的偶像又不感兴趣,再说……那天我有联谊哦。呐,我是我们家的希望之星没错吧♡,轻松哥哥要是耽误了的话……”椴松没有继续往下说,他视线停在刚刚刷新完的推特上,弯弯唇角给人一种讲完了就快走你打扰我谈恋爱了的拒客感。

碰壁……

这是轻松万万没想到的,他构思了各种各样的结局单单没有料到缺的是个女孩子。

更何况,他那狭窄的交友范围圈内女性友人屈指可数,轻松深知鱼鱼子是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无论是凭借圣诞节的前车之鉴,还是鱼鱼子始终不入眼喵酱,二者之一随随便便就能击垮轻松这一幼稚的幻想。

只能考虑家里的neet们了。

这是下下策。

而现在偏偏仅剩这个下下策了。

轻松第一个毫不犹豫排除掉的人是松野家的长男——松野小松,自打小松当着喵酱的面说了○○和○○还极其过分地叫“丽华”这种不知道哪个隔壁女同学的大众名后,轻松就把这个人渣彻彻底底拉入了嫉恶如仇的黑名单内。

“要是我去拜托那个人渣长男的话,我就不是个直男!!”

所以说,不要随随便便立flag啊。

其次考虑的人则是次男空松,轻松认为家中与他最为相似双生子般的人。虽说女装着实有点牵强……没人会喜欢一个肌肉发达的壮硕妹子吧?

“oh my brother☆虽然我也想和你参加那场美妙的dance,不过已经和kara girl有约了,我做不到女孩子为我而哭泣,为我而着迷,为我而……”

后续被轻松夺门而出的巨响打断了。

痛……

太痛了……

肋骨悉数全断的级别……

接二连三的屡屡碰壁让轻松开始怀疑人生,一松还没等他说完就抱着猫直径离去,十四松脑回路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构不成对话。

而现在剩下的人选唯有

松野小松

下下策中最迫不得已的一招,松野轻松很是后悔先前信誓旦旦的昭告宣言,倘若能回到几个小时前一定率先掐死自己再说。

他此时此刻正面对着那个被他拽进黑名单却依然笑嘻嘻嘴脸的人。

欠揍

相当欠揍

而他所能做的,只能迎合着一张不伦不类的笑脸,拿捏不准对方想法难免有些内心忐忑,只得下个血本。

“拜托了,小松哥哥。”

“……嗯嗯,嗯?”

“……”

妈的这个人渣在装傻。

“下次赛马我出钱!”

“哦哦……”

“打小钢珠的钱我也!”

“哦——?”

“连带我一礼拜的零花钱……”

……

这个人渣……

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

太过分了……

轻松在心底将小松拉向更深处的黑名单内,如果再不答应他就准备拍案而起狠揍一顿长男扬长而去后再另寻他法。

“行吧,我答应啦♪”

嗯?

嗯???

答应了???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轻松大脑短暂死机了些许时段,僵着身子唇齿一张一合却硬是听不见说一个字。待终于消化完后就差感激涕零无以言表了,轻松将早已备好的衣物归置在桌面,态度比先前更毕恭毕敬了数分,一切心情全部写在了脸上。

这家伙也太好懂了。

“那么小松哥哥,这边就……”

“哎呀?”

未说完的话被小松打断夭折在喉间,长男慢慢悠悠掂量起那件看起来没什么实感的裙件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感叹,眼神在裙子与弟弟之间游离不定,而后扯开一如既往恶劣的笑颜。

“谁说我答应……做女方了……嗯?”

松野轻松想,他大概是遇到了真正的恶魔。




【原创】黄粱一梦

#心情低谷期产物


那年,他16,他18。

他喜欢他稍染稚气的面容,他喜欢他儒软温吞的声线,他喜欢他像唤猫咪般的名字,他喜欢他不夹带瑕疵的笑颜。

『我喜欢你,哪怕你并非是我的』

他讨厌被遗忘而漫长的等待,他讨厌他笑靥如花却为他人,他讨厌没有结果的孤注一掷,他讨厌原地踏步徒留一人。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是时候说再见了』

他想看他得到幸福,他想看他与佳人双入双出,他想看他日子过得是否舒心,他想看他心里是否还留有一席之地。

『结婚邀请我吧』

他持笔轻笑,唇角不可置信弯起弧度。

『我会将你最美的样子画下来』

只能如此

那年,他19,他19。

他喜欢他放荡不羁的爽朗性格,他喜欢他颇有磁性的唱歌嗓音,他喜欢他笔端出彩的妙笔生花,他喜欢他无微不至的关怀。

『我可赖你这了啊』

他讨厌他因顾虑而遗忘自己,他讨厌他将一人舍弃抛下,他讨厌他默不作声不肯表面,他讨厌他故作潇洒折身的视而不见。

『我不想往前进,不管有没有必要』

他想看他回心转意重归于好,他想看他恰同往日笑容璀璨,他想看他是否心头还留有挂念可言,他想看他禁锢之物归置原处。

『我有自知之明』

他眸色阴晴不定难以一时安定,眼神游离精神欠佳。

『不过我也没办法』

仅此而已

黄粱一梦

也该醒了

【速度松】练笔

#给自己点糖的练笔

#然而不甜


松野轻松讨厌松野小松,这似乎是毋庸置疑的。

他的钱包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哥哥拿走拱手让给了小钢珠和赛马,他所爱的偶像周边总是不翼而飞最后七零八落的出现在小松周遭,他的甜点也总是残缺不齐却总能在小松嘴边发现碎屑。

轻松揍起小松貌似没有手软过,举拳落下一气呵成,看到人鼻青脸肿便才觉是种慰藉。

稍微有点幼稚?

他这样想。

明明已经都是二十多的人了。

这般想法未能持续太久就会再度被小松的种种举动破灭,最为幼稚的人是松野小松,而不是他。

松野轻松喜欢松野小松,但他本人这方面意识似乎非常淡薄。

又或许……是他并不愿意正视这种有勃伦理的感情。但这并不是他能决定的,没人能控制住自己压抑的情感,他也一样。

他喜欢夜间对方深眠时小心翼翼打量着小松的后背,却能被细微的动静吓得立刻装睡,假寐微鼾半晌在偷偷睁开眼瞧小松。他喜欢像幼时一样尾随在长男身后,但过高的自我意识似乎并不允许他继续这样。

可靠的后背,万年不变的笑颜,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似乎……哪里都很吸引人。

我可能是疯了。

松野轻松想。

疯得如此彻底,对自家兄弟产生了不同于他人的情愫。

究竟是讨厌……

还是喜欢呢?

【速度松】一人独活,代价必然

#开坑不填系列

#理论明明是个长篇


松野家变成了五子。

松野轻松不见了。

没多久前的事,当日的场景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明明是一如既往小松和轻松一并出门,这似是司空见惯的光景,打小二人关系便非比寻常,亦是最难以分辨的六子之二。

而那日回来的却只有松野小松一人,风蚀的泪痕残留在脸上狼狈不堪,面容憔悴气息奄奄。

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

余下四子将人安置好,空气静谧唯剩呼吸声。小松的眼神从未像现在这样死寂,他安安静静呆坐着不予丝毫回应。

“小松……哥哥?”

率先开口进行询问的是末子,椴松很是不喜欢这样令人压抑的氛围,沉重得快要窒息。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呢?”

原本放空无神的人在听闻这个名字时,却不可置信的喧嚷出声。

尖锐,刺耳,几近崩溃的嘶吼。

渐而变成了啜泣,断断续续诉说着只字片语。

“是我……都是因为我……我的错……是我的错……”

询问不约而同终止。

毫无意义。







“小松哥哥,今天也要出去吗?”

“嗯♪有赛马,去碰碰运气咯?”

已隔数日,小松的精神状态渐渐恢复往日,有关于轻松的物件都被悄悄收进仓库,唯独那本墨绿色的日记没了去向,倒也无人问津,生怕再度刺激到小松。

松野轻松,如同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

小松并未像所说的去了赛马场,兜兜转转几度最终踏进一家咖啡店,点了便宜的咖啡,坐落靠内位置后便往桌上平摊开日记。

那本属于轻松的日记。

熟绿封皮故旧样式,内部纸张已然微微泛黄,页角打着卷足以见得主人对其爱戴有加。

所持者掏出钢笔,毕恭毕敬在日记上留下娟秀的字迹。

「x月x日

天气晴好,今日也没有关于他的丝毫消息,都是因为我一时脑热的过错。

没人发现有何不妥之处,或许我该开心我和他的难以分辨,又或是该告诉他人真相。

不……他们更需要的是长男而并非是一个自我意识过高的三男。

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回来呢……

小松哥哥。」

松野小松,不准确来说称之为轻松更为恰当,他疲惫不堪将自己嵌入松软的沙发内,长吁一口气阖上眼。






如果那日没有相信那个与长男相差无几的恶魔的话,一切是否会像往日按轨道走下去。

“哎呀哎呀~♪这么生气?不就是你的哥哥把你的东西弄坏了……”恶魔高高在上半悬于空,他唇角挂着恶劣至极的笑容道出言语。“而已。”

而已?

而已??!

轻松快要濒临爆炸界点了。

他很想伸手把那家伙的尾巴拽下来像揍长男那样狠狠揍一顿,却几次无果,抑郁的暂且将怨气通通如数咽回肚中。

“呐,我来帮你惩戒他吧?你说怎么样?”

恶魔的言语像伊甸园树梢挂着的苹果,甜美的引诱。

轻松并没有那么生气,但人往往赌气的念头盖过了理智,他也不例外。

“好啊,一言为定。”

不计后果的回答。

噩梦的开端。

松野小松消失了,当着轻松的面人间蒸发的无影无踪。这时候轻松才觉得后悔刚刚的一时脑热,他寻遍大街小巷却再也没能见到那个恶魔的身影。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他穿上了那件原本属于长男的卫衣,靓丽的红刺得眼生疼。

别无他法。

轻松按照小松日常出行时间归家,尽管他对小钢珠兴致缺缺,但他现在必须做好长男的角色。

他拉开房门,持以标志性的笑颜,食指指腹轻抵于鼻底,拖着稍有无赖意味的语调熙攘。

“我回来啦——”

日子还得继续。

松野轻松这样想。


*节奏太快了窒息,更适合开个长篇非要挤在这_(:з)∠)_写的太丑了不打tag。委屈。

【狗崽】命里之人

活着的意义?

对于妖狐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得而知的答案。

他阖扇转而轻抵下颚,抬手抚上面眸前所扣之物,半遮半掩的面具后是赤红妖冶分外诡美的妖纹,蜿蜒盘落于媚眼边缘以及眉心处。

“对于小生来说……”

妖狐弯弯眉眼,万千情绪皆在眼中流露,他似是心情尚佳,启齿所言所语尾调都点缀着上扬意味。

“自然是,为了遇见命里之人。”

这似乎没什么不妥。

晴明面不改色观察对面的一举一动,沉默半晌掂量着终究开了口。

“这就是你天天骚扰寮里女妖的原因?”

“正是!没有机会小生便要创造机会才是!”

恬不知耻的回答。

“……”

安倍晴明被噎的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折扇开开阖阖数次,空气甚又一点一滴随之凝结的趋势。

“关禁闭。让人看着他……”

话音刚落晴明便有些后悔,他知道肯定不能让女孩子看着这个沾花惹草的妖狐,可寮内实力与之相抗衡的男性却又寥寥无几。

啊…为什么当初要把妖狐培养这么好啊……

他愈发后悔,逐个筛选合适人选,最终脑内成型的便是晴明寮内唯一的ssr——大天狗。



“阿爸……能不能换个漂亮小姐姐,那样小生甘愿被关禁闭啊……”

妖狐在看见大天狗的那一刻委曲求全得不像话,欲哭无泪央求着晴明换人。

他再度转过脸偷瞥了眼大天狗,惊悚骇人的面具二次入眼,刺激得人心惊肉跳,于是妖狐便嚷嚷得更凶了。

“这不符合小生的审美!不行啊阿爸这不……”

余下未能道完的一半言语,如数被漆黑羽翼扣下,妖狐面前的视野陡然一黑索性干脆利落地住了嘴,敛下一半抱怨怯生生看着对方。

“大,大天狗大人……等等!别这么拽小生尾巴!我,我自己会走!”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背影,晴明欣慰至极。

这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有问题,很有问题。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妖狐很郁闷,郁闷的同时又有些畏惧对面那个正襟危坐的人,厚重的面具扣在他脸上密不透风,无法让人通过表情得知任何信息。

超——无聊。

他斜倚在榻榻米之上,毛茸茸的尾巴有意无意轻轻拍打着木质地板,些许尘土也随之飞扬纷落,在屋内仅有的一束阳光投射下煞是好看。

“大天狗大人——”

妖狐懒散地拖沓着长音唤人,他着实无所事事只好试图与大天狗进行交流。

“大天狗大人,你是不是长得很不好看所以一直戴着面具?”

他来寮中自是比大天狗要晚,觉醒后也只顾眼中皆是漂亮小姐姐,仅有几次擦肩而过的照面印象着实模糊。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回应,妖狐死性不改顺势往人身边凑了凑。

数米。

没反应。

数尺。

依旧没反应。

咫尺之遥。

仅差一丝一毫,太过专注的妖狐险些鼻尖贴上大天狗的面具,后知后觉回过神发觉自己正以一个相当尴尬的姿势发着呆。

他们彼此现在仅隔着一个面具罢了。

“你想做什么。”

清冷而低沉的声线在耳畔炸裂,瑟缩数下狐耳后妖狐没由来的慌乱起来。后爪着地原本就与木质地板相触的摩擦力不大,被这么一吓愈加慌了神,脚步错杂跌入大天狗怀中。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人措手不及,慌乱之中妖狐抬臂无意拍下对方的面具,不偏不倚在他落入大天狗怀中之时,面具亦扣落在他的脸上。

尴尬的气氛快要凝固。

小生可能命将休矣。

妖狐不敢张开眼,任由时间一分一秒悄然流逝,待在他人的怀中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大天狗大人。小生说这是意外您信吗……”

面具下传来毫无底气的声响,透过外壳后变得瓮声瓮气惹人发笑,这样想着面对此情此景的大天狗终是忍不住嗤笑,仅是轻微一声却在这样的处境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声笑给了妖狐睁眼的勇气,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张开眼,继而是彻底的凝固。

撤下面具的大天狗并非像妖狐想的那般,面目狰狞又或是丑陋不堪,或者说恰恰相反,世间尤物让人望尘莫及。

五官端正而精致,细长的睫毛也许比那些漂亮小姐姐都好看,眉眼间星零点缀着些许笑意,薄唇微抿勾勒出姣好的弧线。

非常的……

美丽……

妖狐一时想不到更为恰当的词来形,回过神蓦然红了脸,幸好被面具挡着却遮不了泛粉的脖颈。

小生……

好像遇到了命里之人……





自那日起,妖狐确实乖了很多,各种意味上的收敛。

晴明甚是欣……甚是…………咦?

“大天狗大人!请您等等小生啊。”

“大天狗大人,小生的新衣服好看吗?”

“这是小生专程为大天狗大人准备的!”

……

甚是……

欣慰……

吧……






*发给朋友看后衍生的小剧场。

晴明:寮里开始内部消化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神乐:又有一对搞基的

晴明:为什么又

博雅:为什么又

神乐的金鱼:看穿一切的眼神.JPG

好了自娱自乐的糖罢了,看的开心。

【原创】小日常

#和赫明的二三事?


又是噩梦。

与其说噩梦不如说只是不想梦到的场景,他与佳人双进双出的景象。

头痛欲裂……

武茵由于夜晚梦魇作祟,白天显得格外无精打采,萎靡不振的脸看起来就像被欠了五百元似的。

妈的……

要死了……

“你没睡好?”

面前被搁置了一份热乎乎的早饭,武茵微微一愣顺势望去,是赫明,满打满算结识第四年的挚友,于是怅然若失般长吁一口气接过了早餐道谢。

“你大概是废了。”

赫明面无表情一字一顿任由这些词藻蹦出,他狭长的丹凤眼微微敛起,打量自己面前就差变成一滩的人,着实感到无奈。

“有这时间叹气你不如和我学极乐净土。”

出现了,一言不合放毒。

“婉拒。”

武茵双臂交叉比划出明显意味的拒绝回答,丝毫没有委婉的意思。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体硬的像块板,还跳舞??”

“别啊?我教你啊?你信不过我?”

糟糕,执迷不悟的劝诱。

“……”

这问题上升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吗???

武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正确答案了。

“你不如把我先从失恋的阴影里拽出来。”

完美的捅刀自己岔开话题。

“嘛,怎么说呢?”

赫明稍感意料之外,犹豫片刻咂了咂嘴,指尖轻点彼此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都一样啦,我们。”

“所以?”

“所以……谈恋爱不如学习,学习不如跳舞。你看,一目了然,那么到时候极乐净土的搭档之一就是你了!”

“?!”

“好了我知道你很开心就这么决定了。”

“????”

话题绕回了起点?!

“可以,这很教主。”


*可以,他看到可能会打我:)

【原创】夏天即将结束

#夏天即将结束

#和友人的琐碎事

已至九月中旬,燥热的空气令人烦闷,外围聒噪嬉闹声络绎不绝。

笔端触纸发出悦耳的沙沙声,武茵指尖有意无意叩击着木质桌面,任其轻响不成规律的节拍。他的蹙紧眉头似乎略微烦躁着什么,笔尖突如其来的急刹车灵感也随之戛然而止。

连同躁动一并撕扯下未完成的那页,他发力揉杂成团随手掷向一旁,似是卸力般长吁短叹横扑在旁边柔软的床铺上。

“武——茵——”

恼人的呼唤声。

武茵将脑袋埋在被窝里支支吾吾半晌,拖着极其不乐意的步伐前去开门,意料之中友人的面孔出现在门后,佟魏咧着嘴嘻嘻哈哈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你再这样可就真要长毛了,我可不想和一个长毛怪做朋友!”

佟魏踏进门,搁下包,倒杯水,动作一气呵成,就如同这是他家一样自然。

杵在一旁的武茵看傻了眼,当然不,他也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存在,鼻音哼哼两声当作是回应后折身去了里屋。

佟魏倒也没闲着,拎着方才买好的甜点大大咧咧跟着跨入里屋,反客为主般率先坐落在一旁闲置的椅子上,翘着腿哼着小曲开始打点下午茶。

你又不是贵族还需要下午茶。

这是曾经武茵对他这样行为的评价,当然当事人无所顾忌,日子照旧,该吃吃该喝喝,甚至到下午茶时间拖着武茵一起。拎点甜点而后来他家泡杯红茶,这样的日子倒也有些时日了。

武茵也从最初的无奈渐转为开始习惯,无论是习惯佟魏,还是习惯他那贵族般的下午茶,又或是别的什么。

时间可真是够奇妙的。

武茵这样想。

“哎我说啊……”

佟魏叼着甜甜圈含糊不清地吐着字。

“你老这样sa不sa啊”

他吐字不清,但武茵还是听明白了对方所表达的言语,他将视线从桌面摊开的画作移到对方脸上,一板一眼学着那样口齿含糊的语气回答。

“sa。”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有觉悟意识还是该安慰你了。”

佟魏咽下手里的最后一块甜品,捧着杯子继续享受人生,半晌慢慢悠悠飘出来一句话。

“别再这么随随便便脱离我们单身人渣的行列了。”

快。滚。

武茵张口咬实字却未能发出声,一字一顿用口型朝对方传达,表情却未有丝毫波澜起伏。犹豫片刻他从一旁搁置的黑色绒布袋中摸索出两枚戒指,款式不同,纹样不同,其中一枚由细链穿过,它的另一端是一个已经锈迹斑斑的十字架,能看出来主人对它之前的爱护有佳。

他拿起戒指在人面前晃了晃,再度学着方才的口吻重复道。

“你sa不sa啊。”

“……”

“夏天快结束了。”

突如其来意味不明的回答,武茵闻言随之一愣转而将东西收回囊中,若有所思般停滞许久。

“是啊,也该结束了。”

【心之国的爱丽丝】掌握人物性格的练笔

#多人组成的冒(mi)险(lu)分队

#骑士的锅谢谢(。)


“这个地方已经是第三次见了吧Ace!”

辗转反侧三周目几经无差之地,外来者的耐心终究所剩无几,裙角被她捏得皱皱巴巴也依然没能按捺下性子,这句话几乎是以高分贝咆哮而出。

“哈哈哈哈是吗Alice?哎我的直觉不会错才是啊!”

回答她的是漫不经心的哈哈,红心骑士一脸无谓地晃晃手中的重剑,欲在凑近Alice时闪身避开擦飞过的子弹,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笑颜转过脸。

“哇哦你在做什么啦Peter先生,这样非常的危险哦!”

“离Alice远点!以及你的直觉在路途上什么时候有过准确性!你这个xxx的迷路愚笨骑士!”

Peter不悦地微屈长耳,手中所持的怀表还未变回枪支模样,眉间紧蹙眼神却如同在看着垃圾一般,冰冷彻骨。视线触及Alice的那一刻,寒冰溶解恰似遇到暖阳,满溢着黏腻的爱意。

“别担心Alice!等我将他们统统击毙于此,我就带你出去!共建只属于我们的爱巢!”

“不需要。”

立刻被回拒了。

“怎样都好…咳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了咳咳咳……”

“你的身体压根没好过吧梦魔先生♪”

Ace的神补刀。

Nightmare隐忍着抵在喉间的一口血,被这句话憋的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他的面色欠佳,一种由内而外的病态白,一眼便知他的身体状况有多差劲。

“太失礼了咳咳咳……居然对伟大的领主道出这样过分的言论。”

“无所谓吧,这又不是梦境你也做不了什么。”

这次不紧不慢回应的人是帽子屋,从始至终他的脸上未有丝毫表情变化,一副相当游刃有余的模样,视线兜兜转转在外来者身上停留些许时间便很快移开了,似是对什么事物都兴致缺缺。

“闹剧一样呢~”

Boris悠然晃晃长尾跟随在大队身后,尾尖的鱼骨挂饰清脆作响,慵懒的猫咪神态展露无疑。


时间退回五个时间带,到此时此刻Alice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相信了Ace的那句话。

“诶?相信我哦,这里我很熟悉的。”

个鬼啊!!



*没了q,后续一时半会完不了这样,人太多不好写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