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速度松】练笔

#舞

#挖坑不填的长篇

#理论上的长篇(。)

松野轻松的确不喜欢跳舞,柔软自然舒展的姿势搁他身上就变得格外硬邦邦,像块烙铁被人强扭着一般。

由此被自家末子嘲笑的体无完肤,借机也被讽刺出新称号,像『又土又宅却不会跳舞的处男轻喜撸』诸如此类长而绕口的迷之绰号。

谁规定偶像宅一定会跳舞的。

打call和宅舞又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至少轻松是这样想的,他喜欢偶像喵酱似乎是众所周知的,即便是面对面询问所爱的缘由,回答也仅仅是片刻的犹豫以及不明所以的“因为可爱所以喜欢啊!”

貌似很有道理,竟然无言反驳。

轻松想,这辈子看着喵酱在舞台上而他在台下为她挥洒汗水,就足够了。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一张海报清清楚楚展露在他面前时,视线全然被『参赛胜利者有机会与喵酱同台』所吸引,此刻轻松眼里已经容不下他物了。

同台?

同台!!

离喵酱最近距离的地方!

必须要赢!





“好好看看参赛须知好吗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笨蛋的哥哥。”

椴松视线游走直到打量完那张已经有些皱皱巴巴的海报后,这才抬眼看了看端坐在对面的人,轻松只有在不得不拜托别人低头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乖巧。

“你眼里是只看到了双人舞而没看见这个吗?”末子俯身险险将海报贴在人脸上,手指轻点一个极其不起眼的角落处。

『限一男一女』

谁会把这么关键的信息搁在这种地方啊?!

“没办法了……”难得一见三男如此正襟危坐的样子,“那就麻……”

“别想。”

被干脆利落的回拒了。

“……totti,考虑一下?”

“我对你的偶像又不感兴趣,再说……那天我有联谊哦。呐,我是我们家的希望之星没错吧♡,轻松哥哥要是耽误了的话……”椴松没有继续往下说,他视线停在刚刚刷新完的推特上,弯弯唇角给人一种讲完了就快走你打扰我谈恋爱了的拒客感。

碰壁……

这是轻松万万没想到的,他构思了各种各样的结局单单没有料到缺的是个女孩子。

更何况,他那狭窄的交友范围圈内女性友人屈指可数,轻松深知鱼鱼子是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无论是凭借圣诞节的前车之鉴,还是鱼鱼子始终不入眼喵酱,二者之一随随便便就能击垮轻松这一幼稚的幻想。

只能考虑家里的neet们了。

这是下下策。

而现在偏偏仅剩这个下下策了。



轻松第一个毫不犹豫排除掉的人是松野家的长男——松野小松,自打小松当着喵酱的面说了○○和○○还极其过分地叫“丽华”这种不知道哪个隔壁女同学的大众名后,轻松就把这个人渣彻彻底底拉入了嫉恶如仇的黑名单内。

“要是我去拜托那个人渣长男的话,我就不是个直男!!”

所以说,不要随随便便立flag啊。



其次考虑的人则是次男空松,轻松认为家中与他最为相似双生子般的人。虽说女装着实有点牵强……没人会喜欢一个肌肉发达的壮硕妹子吧?

“oh my brother☆虽然我也想和你参加那场美妙的dance,不过已经和kara girl有约了,我做不到女孩子为我而哭泣,为我而着迷,为我而……”

后续被轻松夺门而出的巨响打断了。

痛……

太痛了……

肋骨悉数全断的级别……



接二连三的屡屡碰壁让轻松开始怀疑人生,一松还没等他说完就抱着猫直径离去,十四松脑回路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构不成对话。

而现在剩下的人选唯有

松野小松

下下策中最迫不得已的一招,松野轻松很是后悔先前信誓旦旦的昭告宣言,倘若能回到几个小时前一定率先掐死自己再说。


他此时此刻正面对着那个被他拽进黑名单却依然笑嘻嘻嘴脸的人。

欠揍

相当欠揍

而他所能做的,只能迎合着一张不伦不类的笑脸,拿捏不准对方想法难免有些内心忐忑,只得下个血本。

“拜托了,小松哥哥。”

“……嗯嗯,嗯?”

“……”

妈的这个人渣在装傻。

“下次赛马我出钱!”

“哦哦……”

“打小钢珠的钱我也!”

“哦——?”

“连带我一礼拜的零花钱……”

……

这个人渣……

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

太过分了……



轻松在心底将小松拉向更深处的黑名单内,如果再不答应他就准备拍案而起狠揍一顿长男扬长而去后再另寻他法。

“行吧,我答应啦♪”

嗯?

嗯???

答应了???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轻松大脑短暂死机了些许时段,僵着身子唇齿一张一合却硬是听不见说一个字。待终于消化完后就差感激涕零无以言表了,轻松将早已备好的衣物归置在桌面,态度比先前更毕恭毕敬了数分,一切心情全部写在了脸上。

这家伙也太好懂了。


“那么小松哥哥,这边就……”

“哎呀?”

未说完的话被小松打断夭折在喉间,长男慢慢悠悠掂量起那件看起来没什么实感的裙件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感叹,眼神在裙子与弟弟之间游离不定,而后扯开一如既往恶劣的笑颜。

“谁说我答应……做女方了……嗯?”

松野轻松想,他大概是遇到了真正的恶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