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速度松】一人独活,代价必然

#开坑不填系列

#理论明明是个长篇


松野家变成了五子。

松野轻松不见了。

没多久前的事,当日的场景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明明是一如既往小松和轻松一并出门,这似是司空见惯的光景,打小二人关系便非比寻常,亦是最难以分辨的六子之二。

而那日回来的却只有松野小松一人,风蚀的泪痕残留在脸上狼狈不堪,面容憔悴气息奄奄。

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

余下四子将人安置好,空气静谧唯剩呼吸声。小松的眼神从未像现在这样死寂,他安安静静呆坐着不予丝毫回应。

“小松……哥哥?”

率先开口进行询问的是末子,椴松很是不喜欢这样令人压抑的氛围,沉重得快要窒息。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呢?”

原本放空无神的人在听闻这个名字时,却不可置信的喧嚷出声。

尖锐,刺耳,几近崩溃的嘶吼。

渐而变成了啜泣,断断续续诉说着只字片语。

“是我……都是因为我……我的错……是我的错……”

询问不约而同终止。

毫无意义。







“小松哥哥,今天也要出去吗?”

“嗯♪有赛马,去碰碰运气咯?”

已隔数日,小松的精神状态渐渐恢复往日,有关于轻松的物件都被悄悄收进仓库,唯独那本墨绿色的日记没了去向,倒也无人问津,生怕再度刺激到小松。

松野轻松,如同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

小松并未像所说的去了赛马场,兜兜转转几度最终踏进一家咖啡店,点了便宜的咖啡,坐落靠内位置后便往桌上平摊开日记。

那本属于轻松的日记。

熟绿封皮故旧样式,内部纸张已然微微泛黄,页角打着卷足以见得主人对其爱戴有加。

所持者掏出钢笔,毕恭毕敬在日记上留下娟秀的字迹。

「x月x日

天气晴好,今日也没有关于他的丝毫消息,都是因为我一时脑热的过错。

没人发现有何不妥之处,或许我该开心我和他的难以分辨,又或是该告诉他人真相。

不……他们更需要的是长男而并非是一个自我意识过高的三男。

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回来呢……

小松哥哥。」

松野小松,不准确来说称之为轻松更为恰当,他疲惫不堪将自己嵌入松软的沙发内,长吁一口气阖上眼。






如果那日没有相信那个与长男相差无几的恶魔的话,一切是否会像往日按轨道走下去。

“哎呀哎呀~♪这么生气?不就是你的哥哥把你的东西弄坏了……”恶魔高高在上半悬于空,他唇角挂着恶劣至极的笑容道出言语。“而已。”

而已?

而已??!

轻松快要濒临爆炸界点了。

他很想伸手把那家伙的尾巴拽下来像揍长男那样狠狠揍一顿,却几次无果,抑郁的暂且将怨气通通如数咽回肚中。

“呐,我来帮你惩戒他吧?你说怎么样?”

恶魔的言语像伊甸园树梢挂着的苹果,甜美的引诱。

轻松并没有那么生气,但人往往赌气的念头盖过了理智,他也不例外。

“好啊,一言为定。”

不计后果的回答。

噩梦的开端。

松野小松消失了,当着轻松的面人间蒸发的无影无踪。这时候轻松才觉得后悔刚刚的一时脑热,他寻遍大街小巷却再也没能见到那个恶魔的身影。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他穿上了那件原本属于长男的卫衣,靓丽的红刺得眼生疼。

别无他法。

轻松按照小松日常出行时间归家,尽管他对小钢珠兴致缺缺,但他现在必须做好长男的角色。

他拉开房门,持以标志性的笑颜,食指指腹轻抵于鼻底,拖着稍有无赖意味的语调熙攘。

“我回来啦——”

日子还得继续。

松野轻松这样想。


*节奏太快了窒息,更适合开个长篇非要挤在这_(:з)∠)_写的太丑了不打tag。委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