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狗崽】命里之人

活着的意义?

对于妖狐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得而知的答案。

他阖扇转而轻抵下颚,抬手抚上面眸前所扣之物,半遮半掩的面具后是赤红妖冶分外诡美的妖纹,蜿蜒盘落于媚眼边缘以及眉心处。

“对于小生来说……”

妖狐弯弯眉眼,万千情绪皆在眼中流露,他似是心情尚佳,启齿所言所语尾调都点缀着上扬意味。

“自然是,为了遇见命里之人。”

这似乎没什么不妥。

晴明面不改色观察对面的一举一动,沉默半晌掂量着终究开了口。

“这就是你天天骚扰寮里女妖的原因?”

“正是!没有机会小生便要创造机会才是!”

恬不知耻的回答。

“……”

安倍晴明被噎的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折扇开开阖阖数次,空气甚又一点一滴随之凝结的趋势。

“关禁闭。让人看着他……”

话音刚落晴明便有些后悔,他知道肯定不能让女孩子看着这个沾花惹草的妖狐,可寮内实力与之相抗衡的男性却又寥寥无几。

啊…为什么当初要把妖狐培养这么好啊……

他愈发后悔,逐个筛选合适人选,最终脑内成型的便是晴明寮内唯一的ssr——大天狗。



“阿爸……能不能换个漂亮小姐姐,那样小生甘愿被关禁闭啊……”

妖狐在看见大天狗的那一刻委曲求全得不像话,欲哭无泪央求着晴明换人。

他再度转过脸偷瞥了眼大天狗,惊悚骇人的面具二次入眼,刺激得人心惊肉跳,于是妖狐便嚷嚷得更凶了。

“这不符合小生的审美!不行啊阿爸这不……”

余下未能道完的一半言语,如数被漆黑羽翼扣下,妖狐面前的视野陡然一黑索性干脆利落地住了嘴,敛下一半抱怨怯生生看着对方。

“大,大天狗大人……等等!别这么拽小生尾巴!我,我自己会走!”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背影,晴明欣慰至极。

这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有问题,很有问题。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妖狐很郁闷,郁闷的同时又有些畏惧对面那个正襟危坐的人,厚重的面具扣在他脸上密不透风,无法让人通过表情得知任何信息。

超——无聊。

他斜倚在榻榻米之上,毛茸茸的尾巴有意无意轻轻拍打着木质地板,些许尘土也随之飞扬纷落,在屋内仅有的一束阳光投射下煞是好看。

“大天狗大人——”

妖狐懒散地拖沓着长音唤人,他着实无所事事只好试图与大天狗进行交流。

“大天狗大人,你是不是长得很不好看所以一直戴着面具?”

他来寮中自是比大天狗要晚,觉醒后也只顾眼中皆是漂亮小姐姐,仅有几次擦肩而过的照面印象着实模糊。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回应,妖狐死性不改顺势往人身边凑了凑。

数米。

没反应。

数尺。

依旧没反应。

咫尺之遥。

仅差一丝一毫,太过专注的妖狐险些鼻尖贴上大天狗的面具,后知后觉回过神发觉自己正以一个相当尴尬的姿势发着呆。

他们彼此现在仅隔着一个面具罢了。

“你想做什么。”

清冷而低沉的声线在耳畔炸裂,瑟缩数下狐耳后妖狐没由来的慌乱起来。后爪着地原本就与木质地板相触的摩擦力不大,被这么一吓愈加慌了神,脚步错杂跌入大天狗怀中。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人措手不及,慌乱之中妖狐抬臂无意拍下对方的面具,不偏不倚在他落入大天狗怀中之时,面具亦扣落在他的脸上。

尴尬的气氛快要凝固。

小生可能命将休矣。

妖狐不敢张开眼,任由时间一分一秒悄然流逝,待在他人的怀中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大天狗大人。小生说这是意外您信吗……”

面具下传来毫无底气的声响,透过外壳后变得瓮声瓮气惹人发笑,这样想着面对此情此景的大天狗终是忍不住嗤笑,仅是轻微一声却在这样的处境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声笑给了妖狐睁眼的勇气,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张开眼,继而是彻底的凝固。

撤下面具的大天狗并非像妖狐想的那般,面目狰狞又或是丑陋不堪,或者说恰恰相反,世间尤物让人望尘莫及。

五官端正而精致,细长的睫毛也许比那些漂亮小姐姐都好看,眉眼间星零点缀着些许笑意,薄唇微抿勾勒出姣好的弧线。

非常的……

美丽……

妖狐一时想不到更为恰当的词来形,回过神蓦然红了脸,幸好被面具挡着却遮不了泛粉的脖颈。

小生……

好像遇到了命里之人……





自那日起,妖狐确实乖了很多,各种意味上的收敛。

晴明甚是欣……甚是…………咦?

“大天狗大人!请您等等小生啊。”

“大天狗大人,小生的新衣服好看吗?”

“这是小生专程为大天狗大人准备的!”

……

甚是……

欣慰……

吧……






*发给朋友看后衍生的小剧场。

晴明:寮里开始内部消化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神乐:又有一对搞基的

晴明:为什么又

博雅:为什么又

神乐的金鱼:看穿一切的眼神.JPG

好了自娱自乐的糖罢了,看的开心。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