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不是河

我只会窥屏不会产出!!!

【原创】怦然心动

#99天产物

#一小时半爆肝两千多字

#我又双叒挖坑不填啦!


「关掉了手机管他谁是谁♪
不要去理会是是与非非♪」

细碎断续的音节由远及近从人唇齿间泄出,武茵今天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政治书卷成筒状握在手中背于身后,步子晃晃悠悠甚至点起了小步幅。

“哟?有喜事?”

佟魏瞧见那个每天桌对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行老师喜形于色成这幅德行,一时想忽略都有些难,于是便从毕业班成堆的考卷中抬眼顺嘴问了句。

“你课代表被北大还是清华保送了?我看你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你也不怕乐豁豁了。”

“哎呀呀。”武茵闻言却朝人露出个更为浮夸的笑,八颗大白牙整整齐齐排列组合裸露出来,甚至染上几分看着有点欠扁的意味。
“哎呀呀——”他再度将拟声词重复了一遍,拔高了几度浮夸音调,倾身随性至极倚在佟魏办公桌旁,堆成山的卷子也被推得委身向里挪了几分,歪歪扭扭晃了晃,惊得佟老师差点扶着他古董眼镜就跳脚。

“是好事吧,不过和我那不成器的课代表可没什么关系唉,他能帮我多改改作业我都要谢天谢地咯——”

武茵折身大大咧咧坐落回自己椅子,将手中的书重重落在桌上,声音略大引得周遭老师抬头看了数秒,他这才觉得有些尴尬地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啊。

“你也知道不好意思。”佟魏没放过任何一个损对方的机会,隔着略显笨重的眼镜抬头嗤笑了声,惹得武茵没好气的唏嘘,他觉得有些好笑,思考片刻终是开口问了重点,“那到底什么好事呢,武老师?”

总算问到重点了!
武茵笑嘻嘻弯弯眉眼,故作神秘朝人招招手,待对方凑在耳边便刻意压低嗓音,一字一顿咬实字音。

“我啊,找到真命天子了。”

“……”

“哦。”佟魏只顿了两秒甚至没经过什么思考就立刻折身回到了卷海之中,他这次连眼睛都没从卷子中移开,“你不是gay嘛,这还能找到真命天子?如果是那样,那我真是长见识了。”

“嘁,你早晚要哭着羡慕我。”

武茵没再多说,他撇撇嘴看了看课表,嗯很好下午空课,有足够的时间跑去看他的“真命天子”。
装作不经意的路过教员室还要附带上潇洒的“嗨好巧你是新来的老师吧我看上你了要不要晚上一起吃个饭熟悉熟悉?”
……个屁啊!如果不被吓跑算我输。

他懊恼至极狠狠将脑袋埋进教案中叹了口气,各种杂七杂八的思绪充斥着脑袋让他隐隐约约觉得太阳穴胀痛。武茵蔫哒哒地侧过身子顺手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屏幕内映入那张稍显清秀的面容,头发乖巧柔顺服帖在发顶,笑起来五官眉眼格外柔和,是张一时间让人无法判定真实年龄的容颜,应该说就算混进高三学生里也不是很大问题。可他一时半会却对自己的脸没什么底气,甚至还有点慌张会不会吓跑对方。

他第一次这么慌张,大概是因为恋爱了。

爱恋对象是新来的美术老师,其实武茵只和他上午碰了一面而已。在离校门不远处,没有早读姗姗来迟的政治老师,和一个一脸茫然似乎是迷路的消瘦青年,那青年脸色似乎不太好,虽说白皙却是明显的病态色,挎着包抿紧薄唇自言自语嘟囔着什么,最后犹犹豫豫许久后似是下定决心,带着少许气势一把拦住了刚好路过的武茵。

我靠抢劫吗?!劫钱还是劫色??!

这是武茵的第一个想法,他慌了两秒定了定神发现对方没什么攻击性才松了口气,再议那脸色煞白的弱气样好像也不是自己的对手,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主动询问了,“额……有事?”

“……不,不好意思。”青年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问题,慌里慌张收回手却一时不知道放哪合适,白皙面容上蓦然蒙上些许红晕,声音和气势也跟着小了好几分。“是……问路……”

嗤,有点可爱。
武茵这样想着,努力保持不让自己嘴角上扬的太过分,以温婉有礼貌的形象接过对方手中的地址,看到是自己学校时不由一愣,停顿两秒后指指不远处的学校方向,顺口道,“你去那干什么?”

“啊…?”青年似乎没料到对方会问这种问题,出于被帮助的礼貌还是作答了,“嗯,我是那新来的美术老师。”他停顿了一下,眼神来来回回在武茵脸上打量着,“那个…你上课要迟到了,同学。”

同…同学??
武茵脸上一时有点挂不住,唇角险些不受控制地往上一抽,他是承认自己脸长得是显小,但也不至于……好吧是至于,不过他难道看不见自己不穿校服吗??还是说被当成了那种不穿校服不按时到校的混混学生???
他努力维系着自己面部表情,有点无奈又稍觉好笑,他觉得面前这个人相当有意思,各种方面意味上的,于是他笑笑配合着朝人晃晃手道别。

“那老师——一会见。”

回忆到此为止,武茵哼哼唧唧两声从椅子上弹起来,吓得对面佟魏划的对勾扭了个弯,佟老师不爽地啧了声。
武茵不予理会,起身在办公室挂着的镜子前拨拉半天头发,自认为没什么太大问题后深吸一口气,向着美术教员室方向出发了。

没问题的武茵,你可以的。
这种莫名其妙的打气方式搞得他本人更紧张了,甚至丢人至极地在临近教员室的时候开始同手同脚,他悄咪咪吞咽了口水,站在门前踌躇不安。

嗨我们又见面了你说巧不巧啊?
一起吃个饭吧其实我是这的政治老师。
你看我说一会见这是不是就见啦?
吃个饭吧,以后就是同事了!
你好我……
……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完全想不到开场白啊!
武茵有点抓狂,那扇门看起来此刻分外沉重,打开就会有恶鬼把自己捉走似的,他焦躁不安,开始在门口踱步思考,还未一会却被突如其来的拉门打断了所有思绪,大概是前所未有的空白,还没看清来者张嘴就已经说了不经大脑的话。

“嘿兄弟,又见面了!”

哎哟我这大嘴巴真他妈欠抽,话出口武茵就后悔了,这语气和天桥上卖光盘的小贩有什么区别,一脸傻X样紧张兮兮问“兄弟,买毛片不?”如出一辙。他明显看到开门的人表情愣住了,他觉得自己心跳也跟着在那一秒停止了跳动,而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完了,我这英明神武的形象毁于一旦。
完了,我光辉璀璨的人生就此止步。
完了,我还没开始的恋爱之路就此夭折。
完了,完了……

青年愣了愣,终是嗤笑出声,似乎想到早晨闹得笑话或是被人逗笑,他温吞笑笑伸出手,轻声细语顺唇齿而出。

“你好,我是顾祈。新来的美术老师。”

“你、你好,我是武茵,那个…以后还要,多关照了…顾老师。”

毕竟,日子还长得很呢。

评论(2)

热度(3)